武汉新闻网—湖北武汉综合门户网站

武汉新闻网—湖北武汉综合门户网站

武汉新闻网是湖北知名的新闻资讯网站,每天为武汉广大网民提供热点资讯,都市新闻,社会民生,财经频道,娱乐八卦,文化体育,汽车专栏,天下奇闻等,是武汉网民获取最新资讯的重要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菜单导航
武汉新闻网 > 社会 > 正文

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信源真实与记者选择

作者: 武汉新闻网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07:56:59 游览量: 85

简述:

【摘要】现如今,新闻媒体竞争日益激烈,新闻娱乐化严重,新闻媒体和新闻记者都期待者轰动性的新闻点。2019年

【摘要】现如今,新闻媒体竞争日益激烈,新闻娱乐化严重,新闻媒体和新闻记者都期待者轰动性的新闻点。2019年12月12日刊登在《南方周末》上的《“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对于该报道,评价褒贬不一,本文将从信源真实与记者选择的角度对该报道进行分析。

Abstract】Nowadays, the competition of news media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fierce, and the news is constantly entertaining. News media and news reporters are expecting sensational news spots. The "Chilling Love: A Chat Record of Suicide Girls of Peking University" published in "Southern Weekend" on December 12, 2019 caused a great sensation. The evaluation of the report is mixed, and this article will analyze the repor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truth of the source and the choice of the reporter.

【关键词】新闻伦理;信源真实;包丽

【Keywods】News ethics; Source real; Baoli

【案例简介】

2019年6月11日,包丽在与男友牟林翰争吵后试图自杀,但仍与男友纠缠。

2019年10月9日,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包丽(化名)在北京市某宾馆服药自杀,在药效发作前编辑了最后一条微博并设置“仅自己可见”,微博内容是:我命由我不由天。而后陷入昏迷。包丽同学找到包丽,送往医院。2019年11月,母亲向北京警方报案,11月7日,包丽母亲获得女儿手机的微信聊天记录,认为女儿的男友牟林翰嫌弃包丽有过恋爱经验又不是处女,却不想分手,对包丽进行精神折磨,这是女儿轻生的原因。包丽微信聊天中写道:“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

2019年12月6日,包丽家属向北京大学举报牟林翰存在生活作风问题。

2019年12月12日《“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发表在《南方周末》,微信聊天记录里出现男方要求包丽称呼自己为主人、录制纹身、怀孕又打掉、自杀威胁等等语录。男方回应:警方已经结案,他不知道什么是精神控制。一个“凯旋十二”的私人微信公众号发布《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当中亲密关系里的精神控制引发热议。新京报、三联生活周刊也对此事进行了新闻报道。从微信聊天记录里引发的对男女亲密关系中的精神控制、PUA、渣男、字母圈的思考引发网友的大量关注。

2019年12月13日,北京大学取消牟林翰推荐攻读免试研究生资格。

2020年4月11日,包丽去世。

2020年4月12日,包丽母亲向新京报证实了这个消息。包丽母亲不会放弃追究牟林翰的法律责任。

【案例来源】

1.《南方周末》:《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不寒而栗”的爱情》

2.新闻实验室:《“不寒而栗”的爱情》是一篇有问题的报道吗?

https://posts.careerengine.us/p/5df3090efb18bb2eb6a5c7eb

3.《南方周末,让我不寒而栗》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11342

4.《“不寒而栗”的南方周末:方可成的帮凶式批评》

https://xw.qq.com/cmsid/20191215A005DZ00

5.《争议《“不寒而栗”的爱情》,到底在争议什么?》

https://www.sohu.com/a/360573154_681737

【案例分析】

一、案例讨论

《南方周末》的《“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使“PUA”成为广大网友热议话题,该报道选用的信源是女主母亲、男友、朋友以及警方。但是,《南方周末》的报道存在瑕疵。三联生活周刊刊发一篇名为《有罪推定——为什么我们不这么报道“不寒而栗”的新闻》对南周的报道进行批驳。其文认为,南周的报道不该“轻率”地发表,媒体报道的边界是“不做罪责的判定”。反对南周报道的观点认为,南周的报道大部分采用了有利于女方的声音,而不录入男方的说辞,有失偏颇。另外,报道所采用证据即所谓的的聊天记录,不具备公信力,事实来源站不住脚,有违媒介伦理。

在“男方的声音”中,男方牟某某多次表示“涉及隐私,不便回应”,以此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尽管如此,男方的声音没有缺位,他发声了但只是回避,可是相比起女方的重量聊天记录,男方的信源是单一的,也是薄弱的。报道的感情倾向也容易引起误会,男方的学生会竞选的聊天记录容易让人先入为主,“牟林翰建议包丽在跟他聊的时候想办法加一句,牟林翰总是说你是他在学生会最对不起的人,并且强调要加得自然、真实”,“在校园歌手比赛时给包丽打气,并说老子是分管主席我怕他们”,这些聊天记录都与男女恋情无关,但记者放出来,让人提前对男方的印象不好,这是违反新闻报道的平衡性原则,平衡报道要求给双方平等的机会,使得媒体立场不偏颇,而且不能让媒体代替法律审判。

文章链接:http://www.jinguanwh.com//sh/173759.html

文章标题: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信源真实与记者选择

热门文章